1. 您好,欢迎来到浙江亚都国际旅游有限公司
  2. 登录
  3. 免费注册
广告图
当前位置:首页>>宅家指定厕所读物之朝鲜跨年游记

宅家指定厕所读物之朝鲜跨年游记

更新时间:2020-02-24

以下正文是本公司操控中心朝鲜部的游客游记,in朝鲜是这个团队的运作微信公众号。


1月初朝鲜旅游回来后,被问到朝鲜好玩吗,我的回答总套用这个模板:想去的人觉得好玩,不想去的人不会觉得好玩。如同行前那样,当我询问有无一同前往朝鲜的伙伴,得到的回答就是想去的人已经去过了,不想去的人绝对不会考虑朝鲜。


全或无定律一触即发。1个人和22个陌生团友一起出行,面对陌生人向来慢热的我,却觉得很放松,因为放着全世界那么多网红旅游目的地不去,又不屑丹东每日来往的批发级跟团游,选择这样一个小众的朝鲜游定制团,这样的一群人脑电波多少有合拍的部分。



第一天是在火车上度过的。丹东启程10分钟,晃过鸭绿江断桥,便开到了朝鲜境内。生平第一次坐卧铺,或许是团友们脚丫子都不臭又健谈,这种逼仄的社交环境深得我心。

到了午饭时分,穿越节节车厢来到餐车。座位对面一位气质超群的朝鲜女士与我们攀谈,自称是officer并在北京待了一年。问起她是否吃过北京烤鸭,她把嘴里的羊栖菜又嚼碎了几分,凝重地带出一句双语应答:不能再说了, someone is watching us. 她背后10米处,一位军官正在假装看风景,面容蜡黄得坚毅。



讳莫如深才有内味儿,对于朝鲜的做派,我们早已心里有底,却不感到紧张。在新义州入境检查时,工作人员捣鼓那台外人捐赠的安检机器几分钟才开机成功,煞有介事地登记每个人的手机品牌,最后我没等来我所期待的挨个查包手机解锁。


睡一会儿,盘腿起来醒一醒,再发发呆,没有什么比火车卧铺更适合这种随性的节律了。列车越过深冬的枯黄色麦田,潺潺溪水拂过薄薄的冰面,朝鲜农村人民驾着二八自行车穿梭在乡间的小路上,仿佛在看一出小剧场。长发飘逸的中方导游泰瑞身姿如维纳斯站在洒满落日的窗前,这位往返过朝鲜无数次的宝藏男子,不断往大家吹的水里再加点独家朝鲜调味料,因铁路运力欠佳而变得漫长的路程也显得风味十足。



下了火车,就是朝鲜导游发挥的时间了。如果说景点,这里没有海岛也无奇山峻石,高丽王朝宫殿满月台的遗迹也就只剩几块扁扁的石头地基,朝鲜国子监成均馆虽保留完好,但作为珍贵文化遗产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开发。最大的趣味和意义在于品读朝鲜人与意识形态产物的交互方式,而首席传教士就是导游。


每天当大巴爬行在网纹瓜状开裂的地面上徐徐前行,洪导就起身开始讲解,驱散了车内因呼吸变得湿漉漉的空气。大到主体思想的解读,小到习俗趣闻,我们听得饶有趣味,穿插点意识形态灌输也见怪不怪,不如说是正符合期待。天真而郑重的传教,撞上懂梗又鬼马的我们,大巴里天天上演默契的讪笑。


——“我们朝鲜人体质很特别,可能和饮食有关,我们吃不胖,朝鲜没有胖子….你们笑什么?啊,我是说胖子很少…”


——“‘好’用朝鲜语怎么说?‘走他’,不要读成‘揍他’,我们要揍的是谁?揍美帝国鬼子是不是啊。”


——“我们朝鲜有国狗,丰山犬, 别看它小小的体型,咬死过美国的烈犬,所以成了朝鲜的代表。”

—— 泰瑞:“知道中国的藏獒吗?三只藏獒可以咬沉美国航母。”


——“社会主义好不好?你回日本后要不要继续资本主义?”

——团内日本小哥:“呃…..我要回去建设日本特色资本主义。”


每天这样的对话变着花样上演,以至于某天晚上我做梦,大脑里还在循环播放魔音:“朝鲜好不好?漂不漂亮?回去后要不要支持我们统一?要用朝鲜语回答。”


对于导游的苦心,我们全无嘲笑的意思,甚至可以这样断定,换做其他国家游客,他们的笑或许趋于单一成分,但我们的讪笑却不简单,我想撇开滑稽,还带有理解和捧场。

首先自然是因为那份似曾相识。那些身着深色棉服、表情刷了浆糊般严肃的中年男子,是不是像极了你记忆中的姥爷;老式公交车前后连接处的手风琴褶子,曾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站的地方;平壤街头的民宅正从木框窗进阶到合金窗,透过窗一瞥,花瓶里插着红色假花,是20年前的中国家庭没错了;建筑与内饰用色饱和度低也和过去风貌相当吻合,如今却叫莫兰迪色,文青所爱。这种亲切,在国内如今很难拾得。



高速经济成长下,我们得到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朝鲜房子均为国家分配,妇女8个月产假幼托免费,孩子上午文化课下午兴趣小组,这些都是上一代人熟悉的待遇,到我们这一代却全部置换为焦虑。每天打开微信公众号推送,每天必看到阶级固化/脱单逼婚/经济下行/车牌房价/社畜秃头其中任一话题循环播放,点开一看十有八九都是硬广。消费主义像颗虱子勾住你的袍子,时刻忽悠你再投入些钞票就没烦恼了,而朝鲜的街头与室内全无广告,解除了视觉上的吵闹,你只需放空坐会儿内心便宁静起来。并不想做作地说我们的既得利益不过如此,但那种粗线条的简朴生活方式确实是一去不复返了。



元旦前一天早上,我们在金日成广场旁观工人做冰雕。有几座冰雕里嵌入了真的茶叶罐、啤酒瓶和各类海鲜,用以显示生产力。我想摸摸汽水瓶冰雕的气泡,工人提示我不可亵玩。代表工业科技进步的宣传照也嵌入其中,尽管电子阅览室像电报室,新型交通工具是摩托车拖拉机二合一的奇怪造型,但无碍人民的骄傲。



到了跨年晚会,在连轴转的歌舞表演中,有好几首歌的末尾都飘出一句“Kim冲嗯同几”,平壤市民集体激情同唱。牡丹峰登场时气氛达到最高潮,人群真和风吹麦浪似的,跟随歌手的路线,呼地一下倒向舞台这边一下又另一边,上万人这么摆来摆去却无一摔倒,是来自内心高度一致的追随吧。洪导怕我们误会还强调过:“我们不是被逼的,我们是真的爱戴自己的领袖和自己的国家。” 我们对此毫不怀疑,他们就是这么单纯而热烈地爱着自己的国家和国家意志的象征物。



我们懂得拥戴与自豪的情绪具有普适性。去年国庆阅兵,大家守着电视,看着祖国如此强盛,飞机再也不用飞两遍,好多人都说看哭了。很多再自然不过的事,一旦放在社会主义语境里,由于意识形态的对立就会遭遇世界主流偏见,这种憋屈我们很是理解。例如新年第二天我们和平壤市民一起观看的精彩杂技,曾在国际大赛上被评委认为具有危险性不人道而取消评奖。



同样的理解还有统一情结。那天去军事分界线参观,我们站在山头眺望,军官向我们介绍地形,同时直呼对面是“美帝傀儡政权”。把富裕许多的南边称为傀儡有点可笑,但转念一想又不觉得奇怪了。在电影《实尾岛》里,是确确实实听到70年代南朝鲜人说着和北朝鲜相同的“高马思密达”而非现在带着满嘴芝士和咖啡味的“康桑咪达”。导游流露出对南朝鲜口音的不愉快,像极了我们对对岸口音的态度,曾经相同的语音和语调,如今产生了明显的文化割裂。



但朝鲜并不沉浸在一厢情愿的对内歌颂和对外斗争中不肯前进。经济发展存在后发优势,朝鲜虽然多元化和商业化程度低,但即使被严重制裁,也不影响他们对外界的窥探和学习。你在平壤中档商场里,可以看到市民扫货能力并不输中国,进口产品占了一席之地。才下午4点,楼上的美食广场已经有不少食客在享用大鱼大肉,一脸习以为常的表情。要不是吃过了炸鸡而朱古力饮料又齁甜,我一定还会吃块朝鲜布朗尼。更不提射击馆里一发子弹一美元的消费水平了,平壤市民一笑而过,发发命中。



传说中吃不胖的朝鲜人也是个伪命题,你阶层高,有的是胖的机会。跨年晚会的舞台上演员们个个饱满多娇,站在c位唱歌的孩子一副年画娃娃的丰厚模样,有位男歌手像做了光子嫩肤的刘强东,身材比刘总雄伟许多。在大同江酒吧,荧幕上播放着领袖在树林里策马飞驰的视频,酒桌边男士们的啤酒肚也不逊色,女士们披着资本主义的精致发型,优雅娴熟地卷着意面,所有人扮相与国内大城市小资无异。有人就有左中右,他们还不是最富的那批,但当我询问旅行社经理时,他还是会装傻说大家都是平等的。



或许未来有一天半岛局势发生裂变,朝鲜的面目会大有不同,但让我们记住现在这个蒙昧与狡黠之间的状态,它是独一无二的。我不会给这样的状态打分,人类纪元来到2020年,世界还是狄更斯说的那一套,一切不好也不孬。当你以为盛世将至,立刻又绊了一跤,反之亦然。与其争辩人为创造出来的那些虚无的主义哪个高哪个低,不如多去不同的地方走走看看,静静观察,在破除成见的过程中建立更平衡的世界观。短短5天时间的朝鲜画像速写,是不足以了解这个国家的,但每天的见闻和团内的探讨,在大脑里不断整合知识,迅速充实着对朝鲜的认知颗粒度,这是坐在屏幕前敲键盘所收获不到的宝贵经历。



我想这次旅行的意义就在于此。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的团友们,满嘴跑火车实则是个大明白的泰瑞,帮助我们挤到跨年晚会前排喜提上电视上报纸待遇的旅行社工作人员,每天不管多晚都守着我们归来的导游,非常感谢与你们的相遇。


  • 柯桥港越店2
  • 柯桥银泰门市2
  • 柯桥银泰门市1
  • 城南店1
  • 文理南山门市1
  • 柯桥港越店1
  • 柯桥签证中心1
  • 导游部2
  • 导游部1
  • 国内部3
  • 国内部2